2010年12月31日 星期五

我的和平東

早上騎車,睡過頭的反應就是到了路上反而一點也不急。
沿路哼著想到的歌曲片段,慢慢的凸出門、慢慢的等紅綠燈、慢慢的上橋下橋右轉直直走,慢慢的接近我在十樓的漢語語言學。

抵達之前,照例被擋在超級大的十字路口時,我忽然想起了這條路。

考到駕照的第一天,我從這條路到達自以為能進入的玻璃殿堂;
第一份正式的工作,我從這條路開始起伏來去、以自己的方式學習著社會;
準備了半年的插大,結果落在這條路上的公園一邊;
拼出了白髮的研所,竟然又在這條路上的公園另一邊;
不管我怎麼遠離這座城市,總是能在這條路上立即找到方向。

而我在這條路上犁過田,在這條路上迷過路,
還在跨2000年的夜晚裡與同學們走散最後只能一個人跟這條路倒數......
這條路在不知不覺之間,
記錄了我的快樂瘋狂傷心落寞;
當時的那個我也從不知死活的天兵變成察顏觀色的毛頭。

時間一轉眼,就要進入一百年。
陪了我半個人生的這條路,
卻是照舊安穩地由著我,日復一日前來或離去。


不管以後會去哪裡,不管我還要來去多少次,
我應該,都不會忘記這條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