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1日 星期三

過年前流浪後的那幾天,終於覺得有力氣寫一點什麼,只不過當時腦袋還處在未平復狀態,指隨心至的結果,就是一個自以為的混亂。然而今天再看,卻又覺得當時的混亂並不真的混亂......也許,就保持真實的自我最好了吧。


2012.01.20 流浪後一日

還在與期末奮戰的最後時刻,縈繞了半個多學期的想法,最後,在火車上完整。

決定與跟了一年多的老師分開,並不是因為她不夠好。所有對她的讚揚或貶抑,也不是讓我下決定的主要因素;我希望,決定的原因不是因為別人怎麼說,而是因為我自己怎麼想。而我的怎麼想,必須要是「我自己的」怎麼想,才行。


剛開始,這個想法讓我充滿了驚嚇、忐忑,以及自我懷疑。隨著時間的醞釀,過程中出現了更多事件的起伏、情緒的消長,以及很多很多腦充血的任性。過去我會義無反顧地跟隨自己,但現在的我知道,不應該也不適合在那個時候妄下判斷。

我只能焦慮,但耐心的等待。

等待自己想通,等待自己推翻所有看似理由的藉口,等待自己與自己慘烈的戰爭分出一個勝負,等待自己找到說服自己的,充分的理由。


對於老師,我擁有太多複雜的情緒。
從一開始無論是湊巧還是預謀的欽點,到後來漸漸發現的優點缺點,以及慢慢建立的默契與相處模式;因為有她的牽繫,我才能從強烈的格格不入,進步到自在的交際互動,再到不自覺的以「我們...」做為接受的言語標記。

我知道,如果沒有這個開始,我很可能成為團體中的游離分子。


而一年多以來的成長,或考驗,都讓我一步一步地更了解這個地方,以及這個人。

這個地方,做為領域裡舉足輕重的單位,內部的運作與思想,常人如我有時也很難理解;但因為涉入,我看見了運轉中心的邏輯,也看見了不可避免的痞子正義,這個地方與其他地方一點無異,就是個社會的縮影。

而這個人,或許是大智若愚,或許是分身乏術,她不太管別人對她的讚揚或貶抑,每天每天,就只是很認真,很努力的出現在她該出現的場合,並且在那個場合裡,堅持做她該做的事。

她很拼命,但她懂得留時間給家人;她很忙碌,但她還是會傾聽在走廊裡攔下需要她的每個人;她的力量很有限,但她還是會一抓住可能的機會就投入全心全力去嘗試。

她沒有很井然的管理技巧,與她合作的對象老是抱怨她的十萬火急;她沒有很炫麗的教學方式,修她課的學生們老是抓不住她到底教了什麼;但她很清楚自己的角色,也很了解這個角色帶給她的力量,而她關注的對象,從來就不是人以外的那些;她是真正,或許也是這裡的唯幾,記得每個接觸過的學生名字的老師。

因為她的角色,因為這個備受關注的舞台,她接受所有這個角色所應當接收到的榮光,也承受所有隱藏在黑暗中,甚至舞台上其他人的不客氣的批評與詰問。然而她始終不會因為這個角色所帶來的榮辱而產生任何不屬於她個人的陰暗或光輝;她還是她,還是在課堂上公平地引導,還是在會議裡秉正地發言。


她是我的老師,她用她自己的方式,用她理解我的方式在教給我她所能教的所有。她沒有很有名,也沒有很偉大,但她是我這個階段,最重要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