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5月16日 星期三

錯誤

忙碌,忙碌,忙碌。

沒有一個止盡。

就像今日的繩子遊戲,一旦關係被建立,就開始糾纏不清的往後。
而我這不擅玩繩子的孩子,果然一下手就被自己纏得動彈不得。

完美的繩子、懶惰的繩子、不安的繩子、負氣的繩子、悲憐的繩子、懷疑的繩子、自卑的繩子、要強的繩子......每一條每一條都勒得我那麼死緊,那麼讓人喘不過氣;困在繩子們之中,我連眼睛都無法如常的展開,連眼前世界的模樣都不能看得如常的那般清楚。

卻是在這種境地底下,我竟然得做出一個又一個的決定。

決定只考慮心情不考慮感情、決定放縱脾氣忽視理性、決定對必須準時的事情拖延、決定推翻曾經辛苦築起的基地、決定以一個藉口養大下一個藉口,決定什麼實情也不說什麼真相也不提。一個又一個的決定,穿過一條又一條阻擋在眼前的繩子,隨著氣流飄浮而上。

浮上。


浮上。



浮上。




瞇著眼抬起頭,我彷彿看見世界的色彩正在消失,彷彿聽見世界的骨架正在崩毀。而我卻沒有太多往昔的擔憂,只有餘怒未平的蠢動,和更深更深的徬徨。

摧毀,原來是那麼輕而易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