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4日 星期一

SUMMARY

現在不是個好時機,因為眼下還有一份章節口報、兩份期末口報、兩份期末專題,以及兩份期末紙本得在期限前生出來;但是我還是想現在就把這種感覺記錄下來。關於,這兩年。

在這個年紀選擇全心地念書,就算沒有人說,我自己也知道有多麼脫離現實,以及風險。而之所以會這麼做的原因,雖然我很想附和勵志作家的口吻說些勇於追夢、堅持理想之類可能出現在書皮的SLOGAN,但我其實更想把這個決定至少一半的理由歸責於,隨遇而安。

有時候我會覺得,現在的人生發展早在過去的某個時刻就定好了。這種感覺不是推託或藉口,而是由於它一再地在我更近的人生中被不斷體現。比如我現在對文字的斤斤計較源於小時候爸爸的嚴厲教訓;比如我如今對格式的一覽無遺來自第一個老闆的雞蛋裡挑骨頭;比如我這兩年對工作的冷靜效率來自上一位老闆尖銳的無理取鬧;或比如我這幾年對感情的質疑,也來自地球另一端某個午後的含糊告別。

所以我成為現在的我,所以我走到現在的這個地方。

而這兩年發生的每件事,都深深切切地體現了過往的經歷留在我身上的痕跡。因為對感情存疑,所以我始終保持一定的疏離,沒有交情太好的同學,也沒有破口大罵的對象;因為對工作執著,所以就算老闆再怎麼漫無邊際時熱時冷,我也始終堅守陣線盡心以對,發揮連她也不一定知道的超高C/P值;因為對格式挑剔,所以就算PAPER怎麼都讀不通,也非得把每份簡報都做到格式字型動畫零錯誤。最後,因為對文字崇敬,所以我對FB新朋友惜字如金,而把BLOG這個老朋友束之高閣。

這兩年,我改變了一些,但更多的是不變。

拜這段時光所遇到的每件大小事所賜,當我每接觸一件事,或完成一件事,就更加對自己感到確信。我確信,來到這裡不是隨波而停的;我確信,這些事是符合我的經驗興趣與專長的;我還非常確信,只要我願意,並且付出應付出的努力,我可以走到任何我想去的地方。

這種確信讓我常常很不習慣。但我知道,除了我自己,不會有人這樣為我想。即便是我掏了心吐了肺想盡方法只想得到她微小鼓勵的老闆,也不會在我離開之後表現出一絲遺憾。所以我必須自己為自己加油,必須把鑰匙放在自己手中,必須把自己的情緒只留給自己處置,而不倚靠那些在我心志軟弱時想尋求安慰的無用且虛幻的對象身上。

我不知道以後的我會成為什麼樣子的人,也不知道以後的我可能走到哪裡,但是為了以後的我,我必須記得現在的心情,必須更努力在每一個當下,必須更專注地做每件事同時更自在地與自己對話。我要我自己記得,我可以成為我想成為的那個人,可以走到我想走到的任何地方,只要我繼續相信自己,相信自己,能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