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21日 星期二

老闆

很久以前,曾經有過一個老闆,給我留下了很深刻很深刻的印象。

她極度專制,無論大小事都要經過她同意,但卻常把大事丟給下屬決定,而在下屬決定的小事上大發脾氣。她獨尊專業,只聽有背景有學歷的人說話,視行政或文件作業為俗事。她喜怒無常,老說一些超脫凡塵心如止水,卻又把承受烈日暴雷當作下屬應該具備的基本能力。

那段時間,應該可以算成我最不願回想起來的日子。雖然在工作上沒什麼特別的成績,但心智上,卻得到了很大的成長。某種方面,也算是促進我下定決心選擇現在這個方向的一把推手。

進了研所以後,我開始學到更多事,擔下更多工作,同時也遇到更多人。其中,有很多人各自以她的某一個面向出現在我的生活中。有人端著空虛的專業架子任意更改團體決議、有人仗著先來所以頤指氣使著後到、有人自以為年少有成而狂放氣盛、還有很多人用不同的語句但其實都是睨著眼問我:都唸到研究所了,為什麼妳還要做這種工作?

所以我開始在最近時不時地想起她。我發現,因為走過之前的魔鬼訓練,現在遇到的這些人或事,都只是重覆地印證了自己的磨練成果;哪裡鍛鍊得很好,哪裡還要再加強,哪裡應該妥協,或者是,哪裡可以出拳。

我從以前單純研究「老闆」這種生物的旁觀者,進階到可以臨摹他們心思,並且偶而操控的影響者。我也開始擺脫這種因為權力而帶給我的絕對受制,甚至還能夠試圖反制。

我不會說這些改變都是因為她,但沒有過過那一關,不會有現在這個懂得淡定的自己。我也不想因為找到方向而感謝她,但是如果沒有唸這個書,也就不會有現在這種懂得如何反擊的能力。


我想,我只會在往後慶幸,不會在哪裡遇見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