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7日 星期一

活動

這兩年開始辦研討會,比起嘉年華或舞會,研討會來得單純許多;但計較起排序場次或分類,又比什麼民間活動都還麻煩。過程中,我常常想起以前辦活動的大小片段,也常想到自己從校內辦到街頭,再從街頭走到如今的演講廳。雖然每場活動的場地不同、參與者各異,但場地會面臨的困難大同小異,參與者需要照料的,也脫不開食住行樂。從本質上來看,活動內容是什麼其實沒有太大的意義,主流程的行進也不太會因為什麼人要來參加而有大幅改變。

然而,這些大大小小的活動卻給我留下了深淺不同的記憶與感受。

從狂奔的西門町開始,第一次當場控必經的驚慌失措以及心跳破錶,從此讓我迷上這種腎上腺素狂飆的剌激;某個夏日午後的漫長場佈,範圍遍及整個國父紀念館,讓我學會徒手斷膠帶的技能,此後每每施展必定引來讚嘆連連(笑);還有連續幾場的校園巡迴舞會,我坐在場地後方看著散場脫妝的人群,感受著身邊空氣震動的餘溫,卻突然被籠罩在龐大到難以呼吸的空虛裡。等等等等,活動們串起我那幾年的青春,也積累成如今向上的墊腳石。

只不過,在最近結束的研討會裡,以上感覺都沒有出現。出現的,反而是一些失望的心情。

或許是因為一隻腳已經陷進這座高塔裡,或許是最近的時事課太觸及真實生活,作為活動流程的催促者與預備者,我錯過了每一場發表內容,卻看見了因為環節與環節之間的,無心或刻意被遺落的細節。這些環節從表面上看來很單純:不是花了錢的參與者,就是出了力的執行者。然而在這種簡單的二分法底下,那些依權力高低、關係遠近、利弊得失,甚至個人喜好等複雜難解的因素而做出的次分類,才是造成缺陷的主因。

像是某A們仗著付費者權益大刺刺地在場內推銷,破壞了活動氛圍卻無人願意行使主辦決策權;某B與某C們化身揮之不去的蜂群在每場休息時黏在高名望們身邊,既阻礙空間又佔據高名望們的休息時間;某D發現自己想暗中發揮職權削減某E影響力的企圖失敗後,大發雷霆地遷怒無關的工作人員還連帶著對接下來的活動冷處理。諸如此類的大小事件,在短短的活動時間裡不斷地在我眼前上演。但最讓我感覺失落的,是瀰漫整個空間的階級氛圍。

作為活動的執行者,保證活動內容順暢、掌握節目時間行進、盡力完成參與者需求,都是最基本的工作。然而研討會裡的實際執行者,卻多半是經驗不足、倉促就章的雜牌軍;多數的他們不知道會議的內容、不了解時程的切割,對分配到的工作沒有感知、不會思考,更不願意發問。而那些只佔有極少數的「高階」執行者,除了責備、要求、命令之外,沒有人想把抱大腿的時間分一點點出來,主動傳授經驗。

而作為活動的參與者,多數也帶上了這個島國近年來發展到極致的被服侍心態:任何時候到場都得被大肆歡迎、資料掉了可以無止盡索取、識別證沒帶憑臉就能隨意進出、場地人再滿也得給我喬出個位子、每頓正餐茶點一定要夠精緻而豐盛......不知何時開始,這些被消費者視為「基本」服務態度、可以咨意妄為的一切行為,隨著活動行進的時間一路呈正比上升,也隨著參與者的職位年資或單位名稱,急速地呈反比遞減。

而我雖然失望,卻不知是因為太社會還是太出世,竟然也只是冷眼地看著這幕起幕降,不像過去那麼涉入地反應出情緒。

我理解,一場活動的從無到有必須經歷數不盡的困難,箇中的複雜度也不只是寫下落落長的活動全名那樣的勞力而已。對於花錢花時間的參與者而言,應該也不僅僅是睡醒出門坐下聽講吃完便當就回家這麼簡單的事而已。所以,既然要參與、既然要付出,為什麼不能把心挪開一點點空間,多給予整件事和整群人一點點的尊重,也多給予自己的決定一點點的肯定?更何況,辦完一場活動,只能在履歷裡多加上一條文字;而辦好一場活動,卻會在生命裡留下一道回甘的記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