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2月4日 星期一

Zumba

到這裡以後,貴人學姐老把「去運動」掛在嘴邊提醒我。就連第一個到她家做客的那四天,除了帶我去採買生活用品、吃遍小城裡買不到的台灣小吃,以及在家裡被小孩玩以外,所有的時間都花在了運動中心。當然我知道她想藉由參加運動課啟發我對教學的感受,但初來乍到,心上什麼都沒來得及安頓,所以想當然爾,當時的我是很難體會的。

直到昨天中午上完有生以來的第一堂Zumba。

Zumba 應該是種新課程,據說是被某個健身教練誤打誤撞發明的。跳的時候跟著拉丁或混拉丁歌曲的內容與旋律,融合一些體適能動作所做出來的舞蹈。從網路上查到這些內容的時候,其實一點也引不起我的興趣,但因為場地就在學校旁邊,而且每天去海邊走路也開始覺得無聊了,再加上第一堂課免錢的誘因,也就無可無不可地去試了一下。

結果,一個小時的課比想像中更快就結束了,而我竟然還在課程中熱淚盈眶,差點就成了眾人注目的焦點。一開始,整堂課就跟我想的一樣:完全跟不上。落拍、腳步錯亂、聽不懂指示,雖然已經盡力盯著教練看,但還是跳不上幾步正確的。不過幾分鐘後我發現,教室裡的人也沒有幾個能夠完全跟上,而少數幾個熟門熟路的,跳得卻也不盡然和教練完全相同。在幾個放開肢體的大動作之後,我察覺自己擺動的範圍特別小,就像被橡皮筋綑住手腳一樣地拉不開四肢;然而詭異的是,身旁的每個人都在大步大步地舞動,卻竟然怎麼也碰不到我。

即便如此,那些跟不上教練動作的人,卻都個個表現得自在從容,神情輕鬆;而整間教室彷彿只有我,是提著心縮著手的因為必須控制肢體的舞動而辛苦忙和著的NEW COMER。這種侷促感,不舒服地讓我更想跟上教練的節奏,但愈想跟就愈跟不上,愈跟不上動作就愈小,到最後,我感覺自己像隻被五花大綁的螃蟹,只能轉著眼珠吐著泡沫,困在連自己也察覺不到的束縛裡。

那個當下,我想到很多片段。像是曾經如何練習盤腿雲手小碎步、如何後仰自轉自轉再自轉,或是保持單腳站立上半身前傾同時雙手平舉轉鈴圈......然後我才發現了,這一切是如此不同。

因為從方方面面建構出的對於是非對錯太精準的訓練、因為每一個動作都有它必須到達的最低門檻、因為所有做過的考題只有一個正確的答案,還因為生長環境的地小人太稠使得個人距離太狹窄的自動設定......這些看不見的「因為」,構成我的整個世界;然而,也是因為這些看不見的「因為」,限制了我的世界。

就像初學中文的學生搞不清楚四聲的區別何在,被這些「因為」所籠罩住的我,也不能體會跳舞就只是放鬆肌肉的舞動,而非為了要精準重現那些學過的舞步。我不知道,教練並不會開口指責我哪裡做錯了,也不可能走到我身邊指點我哪個動作不到位。跳舞,就只是跳舞,就只是為了讓自己快樂的享受跳舞。


上完課,當場就掏出白花花的大洋買了接下來的課程。價錢雖然不便宜,但能夠藉由學習一個陌生的技能,發現連自己也不知道並可能打破的自我侷限,無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