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3月12日 星期二

Can you speak Chinese?

雖然說有過一點外地鬼混的經歷,但是來到鼎鼎有名的大米國,還是多少感受到了一些文化差異。這些因為語言、文化或生長經驗的不一致而產生的差異有的奇妙有的莫名,除了是一種溝而通之的必然以外,也是在這種簡單生活以外的一些小樂趣。

有一次去了間墨西哥超市,因為顧客群的關係,裡頭的標誌自然像一般大型超市一樣英西並列。採買尾聲,受到朋友對這間超市的肉類產品大力慫恿,就想說來買點醃好的雞肉。結果在一來一往的問答裡,就看到一個東方人反射性地講起西班牙文,而拉美店員卻叭啦叭啦地用英文回應。最妙的是,直到在一旁飽受驚嚇的朋友事後問起,我才發現自己講的不是英文。而那位拉美店員,不知道是聽不懂我的混合腔,還是直接認定東方人無論講什麼都肯定不會是西文,才會用英文跟我對談。

或是在學校裡,每次上課前都會有電腦組的工讀生來教室送電腦,而其中的大部分都是東方臉孔。由於一開始,我在教室裡都還保持著過去單一語言模式的習慣,再加上他們的樣子,就讓我也不自覺地用中文跟他們溝通起來。不過很快我就發現,不是每個東方人都會說中文,也不是每個會說中文的人都願意在這裡用中文溝通。或許是跟他們超沈重的學業壓力有關,也或許有其他特殊的原因,但反正,在這個把自由當成血液的國家裡,只要不干擾到別人,你愛幹嘛都無所謂。

也所以,後來只要看到新的東方臉孔工讀生,都得先問一句"Can you speak Chinese?"當作通關密語。

這種因為太自由而使這裡的人看起來都有些冷血的性格,偶而會困擾我該怎麼和他們應對。縱使讀過也經歷過類似的知識和經驗,但我仍然沒想到,這種困擾竟然會最直接的反映在打招呼這件事情上。

就說最簡單的"How are you?"吧,以前不知道從哪聽來的謠言說美國人完全不用這句話打招呼,但事實是,我每天都得從不同的嘴裡聽到好幾遍,而我也要不斷的用"Good / Great / Alright"之類的話語回應他們。這種太短促又太制式的招呼語總是給我一種不安全感,彷彿像是有什麼儀式還沒完成一樣,但我真的...真的不知道接下來應該說什麼好啊~

最可怕的是,這種打招呼的習慣根深蒂固,就跟看到什麼臉講什麼語言一樣難改。有一次,我難得在廚房遇到超少離開房間的室友,看著她的打扮很自然地就問了她是不是要出門,結果她的表情一副就像女兒在面對老媽質問一樣的充滿懷疑。

我想,除了一天見不到一次面,一星期說不到五句話的事實之外,這種因為打招呼招致的誤解,可能也是我和我那神出鬼沒的俄羅斯室友處不太來的原因之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