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10日 星期六

暑班續集之女王的教室

就像在看連續劇一樣,暑期班的最後一週竟然也進入劇情高潮,甚至可能出現SP。所有之前暗藏的地雷與積累的問題通通爆炸,不管先後順序地、也不管白天黑夜地,用一個「爭先恐後」來形容,我想一點也不為過。而旁觀到最後,連我也掉進去了。

簡單說,就是蟲蛀豆一顆抵二十顆的威力開始向上發酵,並且把篩豆煮豆的相關人等全部捲了進去;而這些人之間的糾葛,就這樣黏著在棉花糖棒子上,並且迅雷不及掩耳地捲成了蓬鬆龐大又複雜難解的棉花糖。

作為項目的小角色,原本只想旁觀學習,看看事件會如何發展。然而幸也不幸的是,啟動開關的那隻手一直記得我的存在,也一直不以為我只是個小角色。所以就這樣,在大病將癒之時竟又加重,而在最後一刻出面之後,卻又說也神奇地痊癒了大半。

而過程中,東方式管理這個詞不斷出現在不同人種的嘴裡,也讓我對於過去所學所看的管理有了另一種觀察角度;那些我一直以為是管理正確的行為,真的是正確的嗎?在一個多元文化組織體裡,東方式管理為什麼總是成為非東方管理者最大的難題呢?

「不在其位,不謀其政」是很多政治人物,或很多工作者都認同的看法。因為我們不是承擔的那個人,所以即便我們總是在一旁評斷著承擔者的所做所為,即便我們都看到了承擔者未能處理的問題,甚至即便我們都成為受到問題影響的一份子,即便怎樣怎樣,我們都還是覺得,不應該開口說話。

因為我們不是承擔者。因為說了話,就有「欲謀其政」的嫌疑。


然而,如果我們以「完成任務」的角度,或者以最高管理者的位子來看,這些看到承擔者能力有限、看到問題正在發生,並且受到問題影響卻一聲不吭的人,是不是也連帶成為了滋養問題生長的共犯?這樣的人們,任由問題生長,卻什麼也不做;這樣的人們,只看著承擔者焦頭爛額,卻一根手指頭也不伸。

一直一直,要到最高管理者開口,才會得到諸如「我覺得直接告訴你是不尊重他的表現」、「因為他才是承擔者,他才有權力向你報告」,或甚至「我不想讓他覺得難堪」諸如此類的回答。

只是到了這個時候,大勢已去。


如果靜下心來仔細看所謂的東方式管理,其實可以發現其中蘊含的許多文化元素。舉凡「人治」、「中庸」、「尊卑有序」、「越級告密」、「用人不疑」、甚或「瓜田李下」這樣的心態,我們做的每一個行為,說的每一句話,在在都反映了東方特有的文化與藝術。然而,東方式管理有它的道理與藝術,卻同時也存在致命的缺點。事成,則皆大歡喜。不成,便全盤皆輸。而我開始懷疑,這種非贏即輸的結果,真的與管理學所追求的相符合嗎?


我沒想到蟲蛀豆事件給我的感受是那麼強烈,也沒想到自己會因此表現出另一個樣子;我沒想到,那個一直被我視為太尖銳、太容易傷人而不自知,因而收藏得緊緊的螯,原來終究也有得見天日的一刻。

雖然在我終於主動做了該做的事以後,心裡得到了小小的解脫,不過,整件事其實才剛開始。往後可能有好長的一段日子裡,我得不斷地重述再重述,但往好處想,這,也是練習英文的一個機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