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7日 星期一

這一季

三個月一換的生活過了幾輪,照理說應該如同事們般地逐漸適應下來。只是不知道為什麼,心情反倒又退回剛開始的狀態。想著手上既定的、將定的和那些還不確定的,突然就覺得這個秋天太漫長。

重新開始寫文以來,我就一直避免重現過去太風花雪月的風格。再加上踏進莊嚴的十樓,和各式各樣的工作場合;慢慢地,發文好像變成不管在哪裡、不管長短,都不可以太虛華招搖,免得讓招牌染了色,或讓自己脫離既有的公眾認知。

回來以後的這兩年,又因為工作的型態變得多元,接觸的群眾面向也更紛雜了。而部落文從一開始發散式的寫各種話題,到近來比較集中的兩三個主題,竟好像也寫出了一點有所用的感覺。所以這一時之間突然想發個心情文什麼的,自己都覺得不好意思了起來。

不過,如果會一直這麼照著直線乖乖地走,那就不是我了。

2016 @ Tamsui
進入華教這麼些年,看得不算多,教得也還不夠多。但作為一個始終把自己盡可能保持在觀察角度的邊緣人,有些現象其實也勉強搆得上略知一二。這一行在這座島,或島民聚集的某些地方,怎麼看都是喊燒的比吃米粉的多得多。

喊燒的那些人可能並不想吃米粉,可能還在觀望決定不了自己到底想不想吃米粉。但對於另外那些排著隊等座位的客人們而言,不管這碗米粉好不好吃或值不值這個價錢,先排到位子坐下來才是更重要的目標。至於吃法吃相或吃的藝術,誰還管得了這些。

至於被圍觀的那群人,那些賣米粉、吃米粉,以主客作為暫時性關係的雙方,在大庭廣眾下也只能維繫著勉強的平和。味道太刺激忍一忍就算了、餐具太老舊用自己的更環保、位子太窄太小,擠一下也就過去了。如人吃米粉,冷暖自知。


嗯,我其實是想抒發一點這陣子以來的風花雪月的。誰知不小心又寫成業內文,大家看看也就算了。這一季,這將入不入的秋,真是太引人心緒起伏了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