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30日 星期五

【2017多倫多】熱情是需要被點燃的

教學首站多倫多,沒想到這麼快又造訪加拿大。從西岸到東岸,從單純遊覽到來上師訓課,這一趟也算是神奇了。兩天半的課程,我與哈哈老師每人五堂課,每堂課大約八十分鐘。跟在台灣開的三到六小時師訓課比起來,有一種剛暖完身就要被請下台的感覺。

不過其實也沒那麼輕鬆。以前六小時都上不完的課,現在要擠在一個多小時裡教完,還要讓老師們達到一定的學習目標;說真的,差不多也等於砍掉重練了。加上耳聞人數逼近百人,這幾年就算大場導覽也沒有這種人數,真是嚇死寶寶了。還好僑教中心離旅館超近,我們才得以在安置好以後直接奔看場地,解決心中一半的疑慮。

結業不正經自拍 w/t 可愛的多倫多老師們

三天課程下來,老師們超認真的投入真的讓人自嘆不如。尤其當我知道台下有很多校長,而我竟然還指使他們做這做那的,就感覺超折壽的。不過看到老師們對課程內容有反應,也紛紛表示課程內容對他們未來的教學有所幫助,就覺得這一切都很值得。

在這裡的幾天被人老師前老師後的叫,全程又得到超貼心的招待,真的讓我覺得很不好意思。儘管對老師們來說是來學習的,但我感覺學習到的其實是我自己。各地的教學情況都不同,我能提供的就是個人累積出來的經驗;如何轉化成適用於當地教學的內容,實在得靠這些老師們的努力。

課程活動之不小心玩到校長XDDD

我想海外老師與台灣的情況應該是大同小異的,願意付出私人時間進修的老師,真的都對自我技能很重視,也很需要觀摩討論的空間。與其等待時間不多的進修,不如就近與他站老師們交流。在多倫多的首站教學中,除了我與哈哈老師,本地邀請的葛健生老師就是一位非常有熱忱的老師。

葛老師從自己班上親身經歷的故事中,導出了作為海外華師在觀念上與心態上的突破。學習語言是為了延續原生文化,還是為了更好地融入世界;光是這個問題,就已經比在台華師要突破的關卡還要困難得多。在目標語環境教學的我們,比海外老師幸運得多,但不同環境裡有著不同修煉與考驗,教學相長、跨界學習,因此成為一種必需與必要。

多倫多站講師群與主持人

感謝首站多倫多留下的美好回憶。熱情是需要被點燃的,無論是台上的我們或台下的老師們。沒有人會永遠站在台上,也沒有只教不學、只工作不休息的真空世界。上台我們盡情享受,下了台,我們就充好電再出發。

2017年6月16日 星期五

該學的是心法,不是方法

情境題:
這是一個不太大的教室,你有九個學生。教完了租房的生詞和語法,現在你打算做一個房東帶房客看房的口說活動。你得讓每個學生都說到話,但教室無法容納九個人一起行動。你可以使用的活動空間,就是教室裡的桌面,和同時間不超過四個人的走動範圍。

請問,您要怎麼進行這個活動,同時又不讓學生感覺只是不斷地重複。


開始往下看以前,您可以先想一想再參考我怎麼做。不過教學是沒有正確答案的,所以請不要用對答案的心態看完以後背下來。您更應該花時間想的,是如果換到您的班級裡,您可以怎麼做。


開工作坊這段時間以來,我發現吸引大部分老師來參與的都是其中的教學示範。不管來參加的老師們有沒有教學經驗,只要進到教學示範這一段,老師們都會特別投入。好一陣子我都以為,因為坊間師資班幾乎不做實際示範,所以才讓我們有了這樣的生存空間。

但後來我發現,老師們之所以對這一段特別有興趣,是因為能夠即學即用。現場看我們做一次,然後等到下次有一樣的教學機會的時候,就照搬上台。

我明白,老師們備課已經很辛苦了,還要花時間想活動,真的很累。如果有人能夠直接告訴我怎麼做,我一定會超開心。這大概也是為什麼活動集錦或遊戲大全的書能夠賣這麼好的原因。因為就連我,其實也買了不少。

但教學愈到後來,你愈會在過程中發現其實萬變不離其宗。教完了就要練,練完了就要用,最終目的就是讓學生記得該記得的那些聲音字詞,順利地用出他學過的語法對話。課堂裡的所有動作,都只是為了讓學生能夠把在教室裡學會了的,拿到教室外面運用而已。

所以與其不斷地變教具變活動變遊戲,我更喜歡用幾個習慣但卻簡單好用的方法。就算是所謂的傳統或老調的教學方法,只要對學生有用,就是值得使用的方法。再說,儘管老師覺得同樣的活動已經做過八百次了,但對學生而言,這一次就是唯一的第一次和最後一次。要是老師只是為了改變而亂了自己的教學步調,甚至讓學生對自己的教學能力有所懷疑,那不是虧大了嗎?

但是,BUT,鴨ㄇ溝,這也不代表老師就可以用一招半式打天下。

你以為經驗老到的老師們就不用備課嗎? 錯。
你以為同樣的課本教了很多次就可以躺著上嗎? 錯。
你以為只要拿到一份做好的教學材料就萬無一失了嗎? 錯。

以上,全錯。

Can you tell which direction to go to the Ferries?

不要學方法,要學心法


最簡單的原因是,您班上的學生組合,不會每一次都一樣。就算人數相同,國籍會不同;就算程度相同,學習習慣會不同;就算性別相同,性格會不同;就算原班人馬再度重逢,時空也已經不同。

每一次帶到的班,都是獨一無二的班。所以每一次的活動操作,也都因為這些變數的不同,而使得每次的活動都是獨一無二的。也因此,所有過去的成功經驗,都不能保證這一次就會成功。更何況是那些您只是看著別人操作,而沒有自己實際操作過的活動。

為什麼我不建議新手老師玩複雜遊戲的原因,就在這裡。當您還沒有摸透學生的學習狀況、對課堂掌控還不夠有把握、對活動或遊戲設計還不夠通透了解的時候,貿然地只想為了提高學生情緒而玩遊戲,通常只會落到學生玩得很嗨,忘得也很害的結果。

活動與遊戲不是不能玩,而是要了解活動的目的、盡可能考慮所有變數、想好準備進行的每個步驟,並且給出學生能夠明白的清楚指令,讓學生能夠依循。這樣,才有可能把學生帶到你想要他們去的地方,而不是在中途一起迷路。

要能夠成功操作並且達到活動的效果,除了熟悉步驟、腦筋清楚、耳聽四面眼觀八方,最重要的還是不斷地練習。因為只要練習足夠,就算教室裡突然出現意想不到的變數,也可以依照當場情況調整活動步驟;只要練習足夠,就算腦袋一時打結,也可以在重整之後迅速回歸正常。


寫太長了,開篇的情境題先留給各位自由發揮,我的做法明日分解。

2017年6月14日 星期三

這三個時候不講英文,真的能通嗎?

帶了這麼多班,這一期終於出現新鮮組合:全班十個人,沒有一個人的母語是英文。這不就是我等待已久的班嗎?每次都跟老師們說不要跟學生說英文,但有時候班上就是會有英美國籍的學生,也所以就很難堅持不說英文。

現在來了這麼一個零英文母語的班,當然要好好證實一下,不說英文到底行不行。

Group activities

很多老師說,其實他們不是不想堅持說中文,但很多時候,其實是被當下情況逼得不得不說英文的。不過這個情景就像是小孩學走路一樣,如果父母總是擔心小孩跌倒而一直不願放手,小孩又怎麼學得會走路呢?

所以,這一篇我想針對幾個老師們比較容易說英文的時刻,提供自己的方法給大家參考。


1. 說明規則不如直接示範


我個人覺得這是最沒有必要出現在語言課的部分。不少老師教完生詞語法以後,就急著要讓學生進行活動。為了要讓學生了解活動怎麼進行,自然而然就轉成英語頻道,以為這樣學生就會比較懂。

但是老師們,請回想自己以前當學生時,當老師在說明落落長的規則時,台下的我們在幹嘛。

事實是,當老師開始說明,學生的專注力就散掉了。如果學生精神特別好,說明第一次的時候可能還可以;但如果學生們第一次沒聽懂,接下來不管老師再講幾次,都只會引出更多問題。

所以與其做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情,不如把時間省下來直接抓學生出來示範。比如您想要學生們用字卡分組練習問答,就直接把字卡塞給一個學生,請他跟你一起對練幾次。示範完以後再讓學生照著練習,自然就避開說明這個環節了。

2. 出現黑人問號,繼續就對了


曾經有老師告訴我,說英文其實是要讓自己安心。

「只要看到學生臉上冒出疑惑的表情,我就會很緊張,覺得自己講的不好;然後就想說英文讓他明白。」

這真的是很正常的溝通反應。就像跟外國朋友一起去吃飯,發現服務生聽不懂朋友的中文,就會不自覺地開口幫忙一樣。像老師這種愛心爆棚的生物,真的很難見到學生有難而不出手救援。

但是,一旦你出了手,外國朋友就少了一次用中文溝通的練習機會。一旦老師心軟說了英文,學生就少了一次用中文理解中文的機會。練習得不夠,又要怎麼期望學生們學得好呢?

所以,重點不在學生一聽不懂就馬上說英文;而是應該善用資源與教學技巧,減少學生疑惑的機會。比如說,老師可以放慢語速、善用語音、搭配圖示、運用肢體語言表情動作;這些語言以外的能力,都是老師們可以運用的技巧。

語言課雖然是以學習語言為目的,但人類的語言不只有說話這個技能,更多非語言的溝通技巧都是可以讓課堂運轉得更好的工具。

3. 語法是練出來的,不是解釋清楚的


就像外國人常說英文沒有語法一樣,中文母語者也不知道中文有語法。但這件事卻是華語老師最需要出力的地方。光是把自己從中文母語者變成懂中文語法的華語老師,隨便一耗就是幾年的青春。

這些語法光是用中文都不容易說清楚了,更何況是對著中文不好的外國學生說。而且我們查了那麼多的語法書、花了這麼多時間備課,當然要好好把語法介紹得完美無瑕。

但是,學生不是來研究語法的。他們,是來學習怎麼說、怎麼使用這個語言的。

對學生來說,中文是現在就需要學會的工具,是為了讓他們未來的前途或當下的生存更順利的技能,而不是被束之高閣的學問。學生們更需要的是,這個語法怎麼用、當地人會怎麼說、他們要怎麼才能聽得懂。

所以,最簡單的方法就是對學生最有用的方法。比如教「才/就」的時候,可以請學生計畫一趟旅行,比較交通工具、景點距離。教方位詞的時候,直接代入學生的真實生活,搞懂住家環境。套用那些用得到的情境讓學生練語法,才是真的幫到學生的教學法。


最後想澄清,「不說英文」的意思其實是「不借助其他語言學中文」,而不是什麼時候都不能說英文。今天如果您面對的學生都是英文母語者,而您的英文又剛好非常流利,那麼在教學中間穿插一點英文,或許更能畫龍點睛。但如果學生的語言背景多元,我還是更建議各位使用中文作為教學語言。

總之,說不說英文不是重點;因地制宜、彈性應變,才是把課上出一朵花的關鍵。

2017年6月10日 星期六

【學習心得】用有限創造無限的專業簡報力

今年總算排除萬難,上完等了一年多的專業簡報力課程。一個月的時間裡,我彷彿重回寫論文時期;每天有空的時候就想著要加什麼減什麼,這星期開始竟然還每晚夢到簡報場景,可見心裡的壓力有多大。

很久沒有這麼過(變)癮(態)的學習了,加上前一天為了測機器還摔車,當下真的有種我在認真什麼鬼的心情。但從大馬路上回神後的第一個動作,竟然還是反射性地把電腦拿出來確認檔案有沒有摔壞,完全就是一個走火入魔。

一直到簡報當天,狀況仍然不斷。先是第一次上台時因為設備不穩而被叫下台、再是中途脫隊跑回學校教課再跑回來、然後又因為跑太久腳傷開始發作,到最後痛到被叫上台領獎時還懵懵地搞不清楚狀況。

不過總算,這一切是有回報的。

First trophy in my life, 2017

最有價值的事


第一天課程結束以後,其實跟上過的大部分課程一樣;講義擺著,然後就忘了。不是因為課程不精彩,而是作為學生的通病;只要有懶,當然捨不得不偷。所以前兩週,就這麼渾渾噩噩地過了。

直到交了第一版作業,學習才真正開始。首先是學長姐的主動呼喚,接著看到同學們陸續開始行動,最後排開行程把自己擺進現場,親身參與腦力激盪的過程。透過一次又一次的見面討論、模擬演練,許多火眼金睛幫忙找出論述上的錯誤與邏輯上的混亂。然後就是一次再一次打掉重練的過程。

整套課程中間包含上課、練習、修改,到最後上台,每一個歷程都很重要。但如果要我選,我認為從共學們身上得到的批評指教才是最寶貴的。這些跟我不同領域、八竿子也打不著一起的各路高手,願意花時間與腦汁在你身上,不厭其煩地提出質疑、給出建議,甚至還要小心不要傷到你的信心。

說實話,換做是我應該很難做到。然而,實際走過一回,才知道原來自己還可以改變。在追求更好的壓力下,我可以主動約同學討論演練,而不只是自己在家抱著頭瞎想。為了確保簡報萬無一失,我可以特地跑一趟3C店,而不是照著老方法貼膠帶想著將就一下撐過去就算了。

我長期積累出來,為了求快完成任務、解決問題的工作習慣,原來也可以為了求好堅持細節而打破性格裡的缺陷。要說這課改變了我什麼,這大概是最想不到的收獲了吧!

30張寶貴回饋

關於簡報,我想說


從專科自費去上簡報課起,做簡報一直就是我工作或唸書裡很常見的一個元素。成為老師之後,每天用簡報軟體準備教學材料,就跟喝水吃飯那樣必須且普通地存在著。為了讓學生理解生詞、操練語法、應用情境,我的簡報從來就只有愈長愈多的趨勢。

或許就是因為工作這麼繁雜、而生活又這麼忙碌,以至於我們忘記了簡報精髓裡的「簡」。明明本來是有重點的對談,卻因為想把內容說的詳盡清楚,反而讓重點愈變愈稀薄了。仔細觀察我們的生活,很多龐雜無序的問題或亂象,好像都跟這種想要一次到位的心態脫離不了關係。

一次說清楚一個重點,給聽眾留下難以磨滅的記憶。一次做好一件事,用專注與堅持證明自己的能耐。杜拉克老爺說過的,專注在你認為值得的少數幾件事上,才能給有限的人生帶來無限的價值。


2017年6月8日 星期四

15分鐘的試教,面試官到底想看到什麼?

似乎又到了面試季,這幾天陸續到幾個老師的訊息詢問面試技巧。上次準備的面試技巧工作坊沒開成,剛好就趁這次把重點寫下來,給有需要的老師們參考。


面試官和開缺單位想什麼


想什麼?當然是想看到一場精彩的試教啊!一般的語言中心開缺真的都是有需求才會開,不然誰要花時間公告徵人訊息、收履歷作品、整理篩選通知面試,還要找到夠格來也願意來當面試官的老師、準備場地文件資料等等等等等。

這麼多前置作業,每一項都有成本。特別是現在這個縮衣節食的年代,願意開缺的單位,大多意味著他們真的都很需要人。所以,如果您對某個職缺有興趣,就請您認真面對這件事,尊重遊戲雙方,想清楚了再投件。

通常面試都會排上滿滿一整天,行程緊湊到連上廁所的時間都沒有。因此,準時絕對是整件事的開始;面試官手上是有名單的,如果您因故遲到而必須調整試教時間,甚至拖延到預定結束時間,那會在面試官心裡留下什麼印象,可想而知。

就算您認為,華師薪資是以鐘點計算,時薪不高不低也不一定馬上排得到課,所以不必那麼認真看待。嗯,撇開價值觀不說,教華語就是三百六十行裡的一行,沒有因為我們被稱為老師就比較高貴,也沒有因為鐘點不高就應該被嫌棄。

只要是工作,都值得應有的尊重。

Student peeking inside, 2017

試教準備三要點


1. 教學內容
教對是應該的,怎麼安排教學內容才是重點。所謂的「教對」,簡單講就是語法說明對不對、發音聲調準不準、手寫字或所有材料裡有沒有錯字。請記得,這幾項是能不能當華師最基本的能力;就跟秘書要會打字、警察知道怎麼開單一樣,沒有灰色地帶。

除了基本能力,如何在有限的時間裡表現出您的教學專業,才是及格的門檻。多數單位設定15分鐘的試教時間是有意義的;10分鐘太短看不到完整的教學段落,20分鐘又太長,要是教不好面試官可能會不小心睡著或白眼翻到太平洋。

所以,請妥善安排屬於您的15分鐘。一個完整的教學段落應該至少包含生詞、語法、練習幾個部分。假設試教現場有三位學生,您卻準備了八個生詞、兩個語法和三個練習的試教量,結果通常就是才剛開始呈現語法,就被請下台了。

15分鐘,只有900秒。加上台下的三個學生,一個人只分配到三分多鐘的時間;您要怎麼在這麼短的時間裡,讓每位學生都學會您準備的那些內容?就算您設計了小組練習、團體活動提高教學效率,但學生是外國人,在學會以前還需要經歷理解、嘗試、練習、記憶這些階段。您真的覺得只要這三分多鐘,每個學生就都能學會?

因此,在單位沒有限定的情況下,我會建議準備四到六個生詞、語法和練習各一個就好。好好地把每個動作做好做滿,確認學生學到、也能正確運用,比囫圇吞棗或端出大拼盤要好得多很多。

2. 教學技巧
想要在15分鐘內被面試官直接推進入選名單,這個才是關鍵。教學技巧說起來簡單,但吃的卻是那些短期學不來的內力。最常聽到的比如提問技巧、師生互動、應變能力這幾項。通常來說,只要您的教學內容不是太不對勁,但教學技巧相對很好的話,大概也有一半的機率。

提問練習技巧考驗的是老師的腦袋清楚度。您要能夠根據教學內容設計出有意義的問題,再依照學生的回答丟出更多的問題,藉以引導學生使用語言或了解意思。比如說,您想要學生了解「租」的意思,至少要問租什麼、租多久、多少錢這幾個問題,才能確定他們是懂的吧!

至於師生互動與應變能力,就只能靠老師們日常的累積了。不過一個很重要的原則,就是不要讓試教時間空白。不知道怎麼接學生的話,至少可以稱讚一句再換下一位;學生問的問題不知道怎麼回答,也不要自己硬掰一個自以為的答案;要是有學生說聽不懂您的說明,也請您鎮定地確認學生的問題點在哪,再決定怎麼回答。

3. 潛在風險
這一點是面試官不會說,但一定會觀察的部分。很簡單的類推故事是這樣的:一間公司找新人,來了兩位應徵者。一位是各方面優秀但主觀意識強烈的精英,一位是能力基本但性格溫順能配合的人才;如果您是公司老闆,您會選哪一位?

華語老師每天面對的學生來自世界各地。他們帶著各自的文化特色、學習習慣與既有的世界觀來到您的教室,跟著您的步伐學習這個完全不一樣的語言。作為教室裡推動學習、調整節奏,角色中立的老師,要是在討論或教學中出現明顯的主觀偏頗,很難講會不會不小心擦槍走火。

因此要是試教前後還有一場面談,除了拿出您的專業知識以外,也請您打開耳朵,仔細聽懂面試官的問題究竟在問您什麼。不要急著辯駁或長篇大論;把對方當做學生,發揮您身為華語老師的文化包容度。最後,別忘了保持微笑。


很多人很害怕試教,覺得在母語者面前教中文很不真實。但這就跟上場前的練習一樣,沒有先給教練們看過,怎麼知道自己哪裡需要調整。要是這次練習的結果不好,下次再努力表現就好。在你說放棄以前,比賽都不會結束。

祝各位都能得到自己想要的。



2017年6月4日 星期日

應變力就是你的超能力

前一篇提到應變力,剛好這幾天的課就遇到了幾個情況,趁著還記得的時候趕快記下來。

第一個情況發生在高級班。高級班有一定時間都花在專業主題的討論上,範圍涉及政治、經濟、國際政策等。也就是說,問題都不會太和靄可親,有時候還得要有對立看法的準備。

那天的討論裡有一題是關於對武器管制的看法。帶著學生們先讀過一次問題後,我邊提供一些學生能用的詞語,一邊觀察哪些學生準備好回答、哪些學生還在消化。這時我看到坐在我右手邊的美美表情垮了下來,心裡馬上響起警報。

果不其然,一問之下才知道,美美的親人曾經有不好的經歷。


第二個情況是中級班。這個班的學生們感情很好,做什麼活動或練習都很開心地配合。不過其中有兩個比肩而坐的學生,卻時不時在分組練習時出現一冷一熱的狀況。

這兩個學生一個機靈聰敏反應快,一個思路獨到見解深。兩人一起討論話題的時候,總能迸發出意想不到的結論,常常也是引動班上進行更深入討論的起火點。不過兩人的脾氣比台灣的天氣還難預測,常是今天聊得很開心,隔天就莫名的冷冰冰。


在課堂裡遇到這兩個情況,請問您怎麼處理?

深山裡陪我克服遠距教學困難的狗兒們

課堂氣氛和教學哪個重要?


以前看新手老師上課時,大多數出現的狀況都是顧此失彼;不是為了活絡課堂氣氛而犠牲了教學時間,就是太專注在教學內容而忽略了學生已經昏昏欲睡。通常老師們會很挫折,課後來找我討論時,也總是愧疚得像犯了濤天大錯一樣。

我真的相信,這些新手老師已經用盡最大心力準備了,問題在於平常缺少練習的機會。不過,就算暫時無法實際上場,場邊練習也是有幫助的。就像上述的兩個情況一樣,您也可以想一想,有哪些解題的好辦法。

在第一個情況裡,美美因為過去的經歷而抗拒面對這個問題,甚至拿手摀著臉說不想談。第二個情景是班上各組學生都開始練習起來,獨獨只剩冰雪聰明的這一對學生左顧右盼地不想講;老師們,您打算怎麼做?


先說在前面,「A和B哪個重要」這種問題是沒有絕對解法的。誰不想把課上得又紮實又開心,但教學不是數學題,特別是在語言教室裡。課堂裡會出現許多超乎你預想的狀況,在學校或師資班學到的,都只供參考而非解答。所以,問題不在於哪一個重要,而在於你有沒有真的把自己放進現場,有沒有及時做出處理。


解決它,不要跟問題相處


回到教室。

我看到了美美的反應,同時也看到了舉起手想要發言的兩個學生。我決定讓其他學生自由發表,但把自己默默移到美美身邊。接著我請學生思考另一面,要他們以受害家屬的角度重新思考問題,導引出兩方意見相當的局面。最後等美美回復情緒,再問她有沒有什麼想說的。

課後,美美帶著腼腆的表情跟我說了謝謝,我卻只敢回她說不用不用。


我們都明白,課堂不是老師一個人的,但首先推動課堂運轉的關鍵力卻非老師莫屬。當課堂運轉出現問題,我們也該是那個第一個站出來解決的角色,沒有之一。而這種解決問題的能力,平常就可以練習。

從生活裡的情景開始進行場邊練習。練習多感受身邊的波動,練習在發現問題的時候多觀察一眼、思考解法的時候多考慮一層、處理問題的時候多著想一點。

多練習應變,多練習解決問題,累積自己的實力。


所以,那對冰雪聰明的解法,就留給大家練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