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4日 星期日

應變力就是你的超能力

前一篇提到應變力,剛好這幾天的課就遇到了幾個情況,趁著還記得的時候趕快記下來。

第一個情況發生在高級班。高級班有一定時間都花在專業主題的討論上,範圍涉及政治、經濟、國際政策等。也就是說,問題都不會太和靄可親,有時候還得要有對立看法的準備。

那天的討論裡有一題是關於對武器管制的看法。帶著學生們先讀過一次問題後,我邊提供一些學生能用的詞語,一邊觀察哪些學生準備好回答、哪些學生還在消化。這時我看到坐在我右手邊的美美表情垮了下來,心裡馬上響起警報。

果不其然,一問之下才知道,美美的親人曾經有不好的經歷。


第二個情況是中級班。這個班的學生們感情很好,做什麼活動或練習都很開心地配合。不過其中有兩個比肩而坐的學生,卻時不時在分組練習時出現一冷一熱的狀況。

這兩個學生一個機靈聰敏反應快,一個思路獨到見解深。兩人一起討論話題的時候,總能迸發出意想不到的結論,常常也是引動班上進行更深入討論的起火點。不過兩人的脾氣比台灣的天氣還難預測,常是今天聊得很開心,隔天就莫名的冷冰冰。


在課堂裡遇到這兩個情況,請問您怎麼處理?

深山裡陪我克服遠距教學困難的狗兒們

課堂氣氛和教學哪個重要?


以前看新手老師上課時,大多數出現的狀況都是顧此失彼;不是為了活絡課堂氣氛而犠牲了教學時間,就是太專注在教學內容而忽略了學生已經昏昏欲睡。通常老師們會很挫折,課後來找我討論時,也總是愧疚得像犯了濤天大錯一樣。

我真的相信,這些新手老師已經用盡最大心力準備了,問題在於平常缺少練習的機會。不過,就算暫時無法實際上場,場邊練習也是有幫助的。就像上述的兩個情況一樣,您也可以想一想,有哪些解題的好辦法。

在第一個情況裡,美美因為過去的經歷而抗拒面對這個問題,甚至拿手摀著臉說不想談。第二個情景是班上各組學生都開始練習起來,獨獨只剩冰雪聰明的這一對學生左顧右盼地不想講;老師們,您打算怎麼做?


先說在前面,「A和B哪個重要」這種問題是沒有絕對解法的。誰不想把課上得又紮實又開心,但教學不是數學題,特別是在語言教室裡。課堂裡會出現許多超乎你預想的狀況,在學校或師資班學到的,都只供參考而非解答。所以,問題不在於哪一個重要,而在於你有沒有真的把自己放進現場,有沒有及時做出處理。


解決它,不要跟問題相處


回到教室。

我看到了美美的反應,同時也看到了舉起手想要發言的兩個學生。我決定讓其他學生自由發表,但把自己默默移到美美身邊。接著我請學生思考另一面,要他們以受害家屬的角度重新思考問題,導引出兩方意見相當的局面。最後等美美回復情緒,再問她有沒有什麼想說的。

課後,美美帶著腼腆的表情跟我說了謝謝,我卻只敢回她說不用不用。


我們都明白,課堂不是老師一個人的,但首先推動課堂運轉的關鍵力卻非老師莫屬。當課堂運轉出現問題,我們也該是那個第一個站出來解決的角色,沒有之一。而這種解決問題的能力,平常就可以練習。

從生活裡的情景開始進行場邊練習。練習多感受身邊的波動,練習在發現問題的時候多觀察一眼、思考解法的時候多考慮一層、處理問題的時候多著想一點。

多練習應變,多練習解決問題,累積自己的實力。


所以,那對冰雪聰明的解法,就留給大家練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