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14日 星期三

這三個時候不講英文,真的能通嗎?

帶了這麼多班,這一期終於出現新鮮組合:全班十個人,沒有一個人的母語是英文。這不就是我等待已久的班嗎?每次都跟老師們說不要跟學生說英文,但有時候班上就是會有英美國籍的學生,也所以就很難堅持不說英文。

現在來了這麼一個零英文母語的班,當然要好好證實一下,不說英文到底行不行。

Group activities

很多老師說,其實他們不是不想堅持說中文,但很多時候,其實是被當下情況逼得不得不說英文的。不過這個情景就像是小孩學走路一樣,如果父母總是擔心小孩跌倒而一直不願放手,小孩又怎麼學得會走路呢?

所以,這一篇我想針對幾個老師們比較容易說英文的時刻,提供自己的方法給大家參考。


1. 說明規則不如直接示範


我個人覺得這是最沒有必要出現在語言課的部分。不少老師教完生詞語法以後,就急著要讓學生進行活動。為了要讓學生了解活動怎麼進行,自然而然就轉成英語頻道,以為這樣學生就會比較懂。

但是老師們,請回想自己以前當學生時,當老師在說明落落長的規則時,台下的我們在幹嘛。

事實是,當老師開始說明,學生的專注力就散掉了。如果學生精神特別好,說明第一次的時候可能還可以;但如果學生們第一次沒聽懂,接下來不管老師再講幾次,都只會引出更多問題。

所以與其做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情,不如把時間省下來直接抓學生出來示範。比如您想要學生們用字卡分組練習問答,就直接把字卡塞給一個學生,請他跟你一起對練幾次。示範完以後再讓學生照著練習,自然就避開說明這個環節了。

2. 出現黑人問號,繼續就對了


曾經有老師告訴我,說英文其實是要讓自己安心。

「只要看到學生臉上冒出疑惑的表情,我就會很緊張,覺得自己講的不好;然後就想說英文讓他明白。」

這真的是很正常的溝通反應。就像跟外國朋友一起去吃飯,發現服務生聽不懂朋友的中文,就會不自覺地開口幫忙一樣。像老師這種愛心爆棚的生物,真的很難見到學生有難而不出手救援。

但是,一旦你出了手,外國朋友就少了一次用中文溝通的練習機會。一旦老師心軟說了英文,學生就少了一次用中文理解中文的機會。練習得不夠,又要怎麼期望學生們學得好呢?

所以,重點不在學生一聽不懂就馬上說英文;而是應該善用資源與教學技巧,減少學生疑惑的機會。比如說,老師可以放慢語速、善用語音、搭配圖示、運用肢體語言表情動作;這些語言以外的能力,都是老師們可以運用的技巧。

語言課雖然是以學習語言為目的,但人類的語言不只有說話這個技能,更多非語言的溝通技巧都是可以讓課堂運轉得更好的工具。

3. 語法是練出來的,不是解釋清楚的


就像外國人常說英文沒有語法一樣,中文母語者也不知道中文有語法。但這件事卻是華語老師最需要出力的地方。光是把自己從中文母語者變成懂中文語法的華語老師,隨便一耗就是幾年的青春。

這些語法光是用中文都不容易說清楚了,更何況是對著中文不好的外國學生說。而且我們查了那麼多的語法書、花了這麼多時間備課,當然要好好把語法介紹得完美無瑕。

但是,學生不是來研究語法的。他們,是來學習怎麼說、怎麼使用這個語言的。

對學生來說,中文是現在就需要學會的工具,是為了讓他們未來的前途或當下的生存更順利的技能,而不是被束之高閣的學問。學生們更需要的是,這個語法怎麼用、當地人會怎麼說、他們要怎麼才能聽得懂。

所以,最簡單的方法就是對學生最有用的方法。比如教「才/就」的時候,可以請學生計畫一趟旅行,比較交通工具、景點距離。教方位詞的時候,直接代入學生的真實生活,搞懂住家環境。套用那些用得到的情境讓學生練語法,才是真的幫到學生的教學法。


最後想澄清,「不說英文」的意思其實是「不借助其他語言學中文」,而不是什麼時候都不能說英文。今天如果您面對的學生都是英文母語者,而您的英文又剛好非常流利,那麼在教學中間穿插一點英文,或許更能畫龍點睛。但如果學生的語言背景多元,我還是更建議各位使用中文作為教學語言。

總之,說不說英文不是重點;因地制宜、彈性應變,才是把課上出一朵花的關鍵。